• <object id="yeyyg"></object>
  • 美文欣賞-經典美文-高中勵志美文-優美散文

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美文頻道 > 校園美文 >

    光明日報 | 梁衡: 草木小記(三則)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9-11 源自:學習庫 作者:沖刺高考網 閱讀( ) 移動版閱讀>>

          都市野味

    我住北京已有多年。眼見樓愈高,路愈闊,人愈多,車愈鬧,煩不勝煩,便常思小時鄉間泥土之樂。

    我所在的大院有樓數十座,柏油路縱橫其間。早晨的鍛煉方式就是繞樓跑步。跑完之后又覺缺點什么。雖路旁有標配的健身器材,然冰冷之物,不想去摸。兩側有銀杏樹,葉如小扇,楚楚可人;初秋杏果累累,堪比吐魯番的葡萄。日日過其下,相看不厭,頓生爬樹之念,這本是小時常做的功課。于是,晨練之后返家之前,環視四周無人,便縱身一躍,雙手抓住低處的樹杈,再以腳蹬樹,弓腰蟲行而上。跑步練腿,爬樹練臂。如是者多年。有一日,當我前后掃視,確信無人之時,忽一熟人從墻角轉過,驚呼:“您還會爬樹!”此事遂傳回單位,成為頑童之談。

    又大院中遍植花木,有一種名碧桃者,專為看花,春三月,還未吐葉時先綻出鮮紅的花朵,艷艷照人。到立秋過后就掛滿核桃大小的果子。只是人們都以為它生來就是中看不中吃的,花自開過果自落,誰也不去理會。一日我在樹下端詳,所有熟透的果子上都有蟲吃的痕跡。天下名山佛占盡,世上好果蟲吃完。這果子一定好吃!我小心掰開,用舌尖一舔,一股以甜為本兼有些酸,又有一點苦的味道,直透心田。關鍵還不只是舌尖上的享受,它如一道閃電穿越歲月數十年,撕開了我塵封許久的童年記憶。那時在山上打柴,最大的享受就是采食野果。野果之味,不要那么甜,正好留著這一絲的酸和苦才提神解渴,疲倦之時食之,精神為之一振。我自以為牧童發現了斷臂的維納斯,每于晨練之后,汗未落時,優游于桃林之中,撿漏尋寶。雖是三五棵樹,然隱身于枝葉間,若茫茫桃林,仿佛又聞幼時伙伴的呼喚?!陡∩洝返淖髡邔懫湫r于園中蹲看草間小蟲的爬行,感覺如林中巨獸往來,大約就是這個意境。后來,我漸漸摸出規律,桃果初成,綠而硬,不能食,蟲不來。到色微黃,特別是邊棱處現出一條若有若無的紅暈帶時,便可吃了,蟲子也不期而至。能找到這樣一粒微軟、酸甜、無蟲之果,便是意外的驚喜。人蟲相爭搶得先機也就是半日之間。我將這個秘密告訴院里的朋友,他們的第一反應是:“咦!你還吃野果?”仿佛原來交往的是一個野人。

    其實人類從森林中走來,從猿人時期到現在的幾十萬年里,也就近五六千年不全賴野果為生。作為個體,現在還有不少人有過與野果廝磨的童年,哪能這樣健忘呢?忽然想起魯迅先生的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,人人都有一個童年,但未必人人都有一顆童心。


    北戴河的松樹

    一般人印象中的松樹是高大挺拔的,英俊偉岸,直向藍天。那說的是東北興安嶺,在北戴河的海邊可不是這樣。沿著海灣全是松樹,卻沒有一棵直溜的。

    首先是個頭不高。所謂直入云霄者,在這里絕對看不到,倒是有不少沒入了山坳。這是因為海風一陣一陣地向岸上刮來,就像有一個巨人強按著樹的頭,用一把無形的梳子,一遍又一遍地給它梳。松樹總是半彎著腰,不能直身,任其揉搓。按常規,樹冠應該是圓形的,向上和向外的一圈秀出新綠的松針,籠著一層嬌嫩的朝氣。但這里不行,松樹的滿頭黑發,早被帶咸味的海風揉成一團亂麻,又擠扁成了一個鍋蓋。行人走路常要小心,不要讓它掃了眉毛或刮了頭頂。

    再就是樹身不直。每棵樹向上長時至少會彎出兩個彎,多的就數不清了。這又是風的作用。風忽東忽西,不停地吹;忽左忽右,不停地擰。它就只好來來回回地彎。但這一彎,倒彎出了美感,有了線條和力度。當你看一棵獨立的樹時,它就是一根龍頭拐杖,孤傲不群,蒼邁倔強。要是一片林子,樹干就左右交織,顧盼相呼,或負氣而走,狂馬亂奔。遇有斜風細雨,勁枝輕舞,松葉落地,就是一幅亂針繡。

    北戴河像廬山一樣,是清末民初受洋風濡染,世人有了休假觀念才興起的避暑勝地。所以,海邊林中藏有不少舊址。你散步時一不小心,就會有一塊石頭擋路,上刻某將軍樓、某使館避暑地,但大都有址無房了。就是解放后,這里也發生了不少關乎國運的故事。

    一方水土養一方樹。這松樹生此地,身壯而不高,干硬而不直,葉茂而不秀,林密而不齊,倒是很合乎它曾身處的歷史環境。


    芝麻開門,柿子變軟

    到江西余干縣甘泉村座談。這個村以產柿子聞名。大家圍桌而坐,主人以柿子待客,端上一大盤,黃潤如玉,綿軟誘人。

    柿子在北方也是有的。它唯有一點不好,不熟時發澀,熟透時又易落地成泥,因此,常趁硬而摘,以便于運輸。但吃時如何變軟去澀又是個難題。在北方我的家鄉,小時候常用的方法是用溫水泡,倒是不澀了,但還硬,成了脆柿子,另一種口味。笨辦法是放在窗臺上靜靜地等,讓時間說話,不怕它不軟。長記小時走親戚,大人從窯洞天窗上取下束之高閣、存之很久的柿子,其味之美,永生難忘。

    江西余干的辦法是,將柿子于未軟之時摘下,取長短大小如火柴梗的一段細芝麻稈,于柿蒂旁插入,靜置一兩天,柿子就自然成熟,如現在桌上的這個樣子。我聽后大奇,仔細端詳,果然有一插入之痕。坐在一旁的鄉長說,我們小時的一大農活,就是于柿熟季節,幫大人用芝麻稈插柿子。插時柿子還硬邦邦的,只能干活不能偷吃。等到大人趕集回來,開始搶吃筐底剩的軟柿子,那是最高興的記憶。

    一物降一物,萬事皆有理??磥碇ヂ槎捙c柿子之間肯定有一種什么化學反應。阿拉伯故事芝麻開門,這柿子催熟的難題也是靠芝麻來解開的。

      歡迎分享轉載→ 祭學其文

      ?

      收藏本站 -美文好句 -情書范文 -名家散文 -節日祝福 -長篇連載 -校園美文 -勵志語錄 -原創隨筆

      Copyright © 2017-2018 沖刺高考網 版權所有

      聲明: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不代表本站觀點 如有異議 請與本站聯系 本站為非贏利性網站 不接受任何贊助和廣告

      日本和欧美私人vps_免费av动漫_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高清www